【仓擎智能】无人车就是智能体,仓擎智能CTO梁治这样诠释

发布日期:2021-10-29

浏览次数:20

返回

从中国科技大学副研究员到仓擎智能CTO;从生物学博士,到自动驾驶首席架构师;从计算机码农到人工智能算法极客……梁治博士的职业生涯,充满了生物学、数学、物理学、计算机科学、人工智能等交叉学科的研发创新之路,实现了微观与宏观高度统一和完美融合。

他是如何做到在多学科领域都取得突出成就的?他又为何放下高校科研生涯,毅然投身自动驾驶大赛道?究竟是为了追寻年少的初心,还是出于对未来的坚信?

记者走进宝马初创车库,与梁治聊了一个多小时,方知这前因后果。

▲仓擎智能科技(上海)有限公司CTO梁治

 

 中科大生物学博士也是极客码农

《生命是什么》,物理学家薛定谔为我们揭示了物理、化学、生物学的统一。

智能体是什么?中科大梁治博士通过生物学和计算机科学等多学科的研发探索之路,完美诠释了人工智能算法演绎的无人车之路。

梁博对计算机的热爱,缘于初中时到父亲单位玩耍。“当时看到办公室黑色屏幕上白色的字符就觉得超级科幻,从那天开始我就迷上了计算机。”回家时,他借了父亲单位的编程书。“现在想起来,那么厚的编程书,对于一个中学生来说真是太无聊了,但当时自己却读得津津有味。”就这样开启了与计算机自学生涯。

而高中时一本仿生学的书,激发了他对生物学的兴趣。“看到生命体有很多精妙的体系和机制,人类通过研究和模仿这些系统,创造出了很多了不起的发明。生命体提供了一个大宝库,有太多东西需要去研究。人工智能热潮的深度学习,其实正是对神经元网络的仿生。”

“2000年上大学期间,我自己写了一个基于人工神经网络的手写汉字识别程序。后面还尝试过神经网络的不同应用,比如用来做蛋白质分子表面的计算生物学方向的研究。”

后来,他报考了中国科技大学,第一志愿是生物,第二志愿是计算机科学。进入中科大生物系后,他继续自学了不少计算机系的课程,还修了电子工程的第二学位。“生物学、数学、物理、计算机、人工智能等等,这些领域本身就不是孤立的,本来就是互通的,互相促进的。特别是以现代脑科学为代表的生命科学,必然是推动人工智能算法进一步突破的关键,而人工智能对生命科学的研究也提供了强有力的工具。”梁治对“生命科学+人工智能”充满了期待。

求学的业余时间,梁治还参加了中科大BBS瀚海星云上不同学科的论坛活动。“中科大的研究氛围很浓厚。BBS上有一个版叫复杂性科学。不同专业的学生自发组织在一起,大家对共同感兴趣的各种问题交流、讨论、分工、合作研究,甚至还写成论文,发表在学术刊物上。”当时的成员之一,就有现在仓擎智能的创始人、CEO宋志伟博士。

在中科大,梁治成果颇丰。他曾获多种荣誉:中国科技大学杰出研究校长奖、中国科技大学校级教学成果特等奖、安徽省高校教育成果一等奖……此外,他曾在国内外SCI/EI核心期刊发表数篇有行业影响力的研究论文,申请国家发明专利多项。

在采访中,他印象最深刻的是课堂上,得到学生积极的回应。许多学生毕业后,还会陆陆续续给他写信,谈论他在课堂上讲过的事,倾述自己在学业或者职业选择道路的迷茫。梁治通过一言一行影响着他的学生。

梁治希望一直走在科技最前沿,成为一位能积极影响他人的人。

自动驾驶创业之路

梁治博士在学校执教期间,担任过图像处理公司CTO,为嵌入式芯片定制音频、视频分析算法,主要服务客户为海思、Honeywell、Motorola等世界百强企业。看到自己的努力在真切地改变人的生活,梁治更直接地感受到价值所在。

2018年,中国开始加大对科技的投入发展,多年好友宋志伟博士毅然回国创业,投身到自动驾驶科技创新行业。他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一位学子,到成长为中科大计算机系博士,再到入选中国移动机器人产业联盟专家,累计拥有超过25年的机器人实践经验。先后获得中国首届机器人比赛冠军(1999)、国际机器人比赛多项赛道冠亚军、5G 无人驾驶行业应用杰出人物、新加坡贸工部科技创新大奖获得者(2016)。凭借对机器人领域20多年的热爱与执着,宋志伟博士一直在不断探索。他不仅成为行业先行探路者,更是行业资深专家、引路人。他主导研发了新加坡首辆行驶在开放道路的 L4自动驾驶汽车核心系统。该车也有新加坡总理李显荣亲自乘坐,并得到认可和赞许。

精雕细琢、水滴石穿,只有长期的坚持不懈,才能在自己热爱的领域做出贡献。自动驾驶行业的产品第一重点就是安全,这是需要历经时间检验的“匠心”产品,是需要为后人传递着耐心、专注、坚持的精神力量,因此,更需要创始者有工匠精神,因为他们要传承的不仅仅是一门手艺,更是一份责任,一种文化。宋志伟博士在了解到梁治也继续坚持在计算机科学领域耕耘,并在图像处理方面,已累积深厚实践经验后,基于对志同道合的追求,他向梁治发出了联合创始人邀请函,希望他共同参与自动驾驶环境感知算法的研发,将无人驾驶技术赋能于工业车辆和物流搬运行业,并且共同锻造,践行“匠心营造,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并将它融入企业的血脉当中。

2018年10月,梁治就和宋志伟博士、郑露一起筹建仓擎智能,梁治担任CTO。他觉得自己被自动驾驶吸引是一种必然,“首先,自动驾驶系统涉及多个方面,环境感知只是其中一部分,还有定位、决策和控制等等,在我看来无人车就是一个有机体。作为一个对技术、对科学感兴趣的人,会觉得这里面有很美的系统框架,也有很多挑战和用武之地。第二,自动驾驶有很多场景、有很多不同的方式可以去探索。第三,想到能够推动自动驾驶的大规模量产应用,让我们感到很兴奋,很有成就感。”

仓擎智能相继成立子公司安徽仓擎机器人有限公司、天津仓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杭州新骑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仓擎创新科技研究院(安徽)有限公司。公司发展很快,在厂区、园区、机场、港口等领域都实现了突破,思虑再三,梁治决定辞去中科大教职工作,全心全意投入仓擎自动驾驶事业。他记得很清楚,那一天是2019年6月1日儿童节,“我开始了一段新的人生。”

无人车就是智能体

加入仓擎后,梁治担任CTO,负责技术和产品的开发,在自动驾驶领域迅速成长。“无人驾驶是通用技术,但在不同的场景有不同的需求和问题。比如,在港口行业最开始我们只有一个简单的认识:集装箱需要搬运。深入了解后,才发现港口作业的工艺和流程很复杂。这个过程最大的进步是把一个通用技术放到一个真实的行业去解决问题。”

“要解决这些问题,就要去理解无人车产品所针对的行业的作业逻辑、流程和工艺,理解传统人工作业的痛点,转变到无人驾驶时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个过程中也可能冒出新问题。比如说传统人工开的车,调度的时候是人和人发生交互。但变成无人车以后,要由调度平台去给车辆下发调度和作业的指令,这些过程的需求和优化还是得扎到行业里面去,和行业里面的人一起去探讨去做创新。”

梁治博士在工厂看到一位五十多岁搬运工使用无人驾驶车的情形。“老师傅拿着手机呼叫无人车,把货物装车完毕以后,点击目的地,无人车就自动去送货。一开始还担心他们不习惯用,但发现真的对用户有用的东西,用户一旦用了,就喜欢得不得了,大大降低了工作强度,效率提升了50%,每天从清晨一直用到下班。完全融入到真实繁忙生产作业环节,我真的会有成就感。”

 工厂员工用APP单手控制仓擎智能无人牵引车

对于仓擎智能技术当下和未来的规划,梁治表示,“我们目标是做限定场景的无人驾驶车队解决方案和搬运场景应用。仓擎无人驾驶解决方案架构了一个以全自研底层操作系Autokernel(AK)的自动驾驶通用平台技术。仓擎会在通用化和模块化设计继续投入,量产自动驾驶方案是全栈式的解决方案,将来会持续加大力度,继续迭代升级,进一步优化仓对仓各种场景的高精定位、决策规划、车辆控制等技术,持续推出安全可靠高效的无人驾驶车队产品。”

对于自动驾驶技术在中国的发展,梁治看来有许多亟待突破的难点,“硬件方面的难点主要是成本、算力、功耗和体积等之间的矛盾。我们希望能够提供一个几方面平衡的产品。软件方面有很多难点,比如算法中的定位,它很依赖传感器技术和硬件,不过现在我们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解决方案。环境感知难点技术,也随着深度学习相关AI技术,现在已经取得了大的突破。我们希望有更具性价比和更精准的方案。和乘用车不同,对于相对封闭的工业场景需要更好的车辆控制精度,感知到识别更小的零件。这需要对行业和业务和需求更深的理解。仓擎产品研发创新的目标就是为行业客户提供‘具备人性化操作体验、安全精准执行任务’的无人驾驶车队智能系统。”

“在未来的25年到30年,自动驾驶都是一个蓬勃发展的方向,我决心就把这一件事情做好。对我来说,生命科学研究的背景让我习惯性的从系统的角度来看待事物,要把产品都打造成有机的智能体!”

梁治在中科大最后一堂课给学生讲,“因为我的课不考试,内容也很宽泛,大家忘掉教学内容很正常。但你们只要记得有一个老师给你们上了一门课,他告诉你们不管你是学生物的还是学什么的,你在未来的人生里面最重要的是找到你真正喜欢的事情,然后去干就行了。”

他也最终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新闻中心

实时了解公司动态

立即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