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擎智能史磊芳:入局与抢跑,做无人驾驶的AI赋能者

发布日期:2022-08-12

浏览次数:50

返回

无人驾驶技术正在各个场景攻城略地。

2021年,一款全球首创的无人驾驶飞机引导车项目亮相国内机场,技术上打通了“空管”与“机场车队”的数字化转型,以及调度自动化升级,引领了一种全新的航空器滑行引导方式,形成完整飞机自动泊位系统框架体系。

这款无人驾驶飞机引导车能够连续工作12小时,达到自动驾驶L4级,是目前鄂州机场机坪内,唯一能够实现自动驾驶速度90公里/小时、引导速度50公里/小时要求的纯电动车体

作为该项目的亲历者与推动者,仓擎智能产品总监史磊芳有种由衷的成就感。透过他的讲述,我们再一次感受到了仓擎智能在无人驾驶领域的实力与潜力。

▲仓擎智能产品总监 史磊芳

1.加盟仓擎,做工业无人驾驶领域的先行者

因为热爱,所以选择。问起为何会进入自动驾驶赛道,史磊芳展现出前瞻性的眼光和探索的欲望。“未来会是一个软件定义汽车的时代,智能座舱、智能驾驶和整车控制是电动汽车3.0架构趋势,这些都是我感兴趣的方向。”

发力无人驾驶前沿技术、注重技术研发和人才投入的仓擎智能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由于国家尚未开放公共道路L4无人驾驶,现阶段无法实现量产化,而低速无人驾驶已经实现封闭区域的L4级无人驾驶。仓擎智能拥有全球领先的无人驾驶技术,是港口机场无人驾驶的先行者,是个可以大显身手的地方。”

作为较早的入局者,仓擎智能创立于2018年,它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实现自动驾驶在工业场景中的商业价值,和多个合作伙伴一起对机场、港口、大型枢纽物流园区车辆做智能化、自动化、到无人化升级改造,成为这个演进过程中的AI赋能者。

事实上,在加入仓擎智能之前,史磊芳已千锤百炼。他曾在Philips、Geely等世界500强企业和创业型企业历练过,拥有16年汽车电子和人工智能领域产品开发、设计、技术、产品与项目管理经验,积累了丰富的人工智能、机器人、主机厂和汽车零部件等客户及合作伙伴、上下游供应商人脉关系。

在飞利浦工作期间,他担任飞利浦亚洲研究院科学家职务,主导千村计划项目,该项目获得了上海市创新奖,同时得到荷兰皇家飞利浦全球CTO万豪顿先生的当面授奖。此外他还担任过飞利浦汽车事业部担任技术负责人,主导全球第一款车载净化器由0到1开发,该产品连续2年都超过2亿销售额,成为飞利浦汽车事业部销售之冠。

加上他曾在吉利汽车等知名车企工作,带领团队成功打造极氪汽车品牌(现已每月销量将近5000台),对整车控制、电子电气架构、三电系统、电池系统、系统架构、智能座舱和自动驾驶等技术领域具有深入研究和娴熟操作。史磊芳的加盟,对于仓擎来说是锦上添花,能推动仓擎更快做出标准化、量产级的产品。

“公司创立时间不长,但它在无人驾驶领域的团队和经验,早已实现了从0到1的积淀。”史磊芳坦言,公司管理层的魅力也是吸引他加入仓擎智能的一大原因,团队的昂扬斗志和高凝聚力让他对公司未来发展充满信心。

公司创始人兼CEO宋志伟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作为历届中国机器人大赛的常胜将军,有近20年的机器人实践经验。早在2015年,宋志伟博士就为新加坡开发首辆公共道路无人汽车,新加坡李显龙总理亲自乘坐后给出好评,该车同时荣获新加坡国家级奖项——A*STAR/贸工部Borderless 大奖。

CTO梁治是中国移动机器人产业联盟专家,累计拥有超过25年的机器人实践经验。巧合的是,史磊芳也是中科大校友,在他身上,同样闪烁着中科大人专注、务实的精神。

团队其他成员均来自中国科大、上海交大、电子科大、新加坡科学院等国内外知名科研院所,拥有机器人行业20多年的开发经验、港航行业项目经验、世界500强企业管理经验。高配置的团队,是支撑仓擎快速发展的源动力。

2.坚持技术升级和产品迭代

短短3年多,仓擎智能已经与包括新加坡PSA港口、新加坡樟宜机场、广西北部湾、合肥国际集装箱港、鄂州花湖机场、中关村科学城等行业头部客户达成合作,成为国内唯一同时拥有机场无人驾驶飞机引导车、物流园区无人驾驶牵引车、园区无人驾驶接驳小巴车队、九擎多车调度管理运营平台的泛港口机场无人驾驶物流运输人工智能高科技高科技公司。

在史磊芳看来,公司之所以能实现产品批量化落地,技术创新是关键

仓擎智能一直专注于自动驾驶底层核心技术和人工智能算法的研发。硬件方面,仓擎于今年已启动英伟达的Orin芯片自研来提升算力(超过200TOPS)。“基于该款芯片,仓擎智能硬件算力最高可达到400TOPS,能满足公司未来三年在工业场景的算力需求,这在全国范围内处于前列。”

“技术迭代”是史磊芳多次提到的一个词。深耕汽车电子和人工智能领域十多年,史磊芳善于发掘市场、客户的需求,产品开发按照RD1-RD6标准化开发流程,努力做好技术升级和产品迭代。据他透露,仓擎智能AI超强大脑经过多年的研发迭代,可以对激光雷达、毫米波雷达、超声波雷达以及多种传感器进行感知融合。

无人驾驶飞机引导车

如仓擎智能全球首创的无人驾驶飞机引导车通过搭载先进的激光雷达、毫米波雷达、超声波雷达、视觉摄像头传感器和自动驾驶域控制器等装置,内嵌自研且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间件AutoKernel ™和智能领先的定位、感知、导航等AI算法,具备复杂环境感知、智能决策、协同控制等自动驾驶功能,成为在机场区域内运行和保障作业的新一代机场设备。

“我们的无人驾驶飞机引导车在经过市场验证后不断迭代优化,第一代是基于江淮的车体,第二代是基于广汽的车体,2-3年时间已迭代开发到了第三代,包括硬件和车体都在持续优化。“

另外,仓擎智能拥有全自主研发的底层操作系统AutoKernel,即AK操作系统。AK操作系统是一个自主可控、安全可靠且能够支持大规模量产无人车的底层操作系统,直接能够对标美国开源ROS(机器人操作系统),可为港口、机场、厂区、园区等限定场景,提供“自动驾驶车辆+调度”平台的全栈式L4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目前,仓擎已打通了机场、港口码头、物流三大场景的调度系统。多台无人驾驶集装箱转运车在收到指令后可以共同执行港口集装箱三大作业场景,全程没有任何人工干预。在需求量较大的物流园区复杂场景中,借助仓擎的调度平台,可实现从生产到采购的“不熄灯生产”,大幅度提升了工业场景的作业效率。

有了技术上的突破,仓擎智能用产品聚焦港航、工业园区等限定场景,定制从仓到仓的仓储及运输物流全供应链的解决方案,打造安全、可靠、高效的无人驾驶商业车队和云端混行调度平台。截至目前,公司已经累计数百项专利软著,获得ISO系列认证。

3.在“软件定义无人搬运的时代”大放光彩

伴随着无人驾驶的“风口”,汽车产业正进入一个重新洗牌的阶段。根据摩根士丹利的预估,未来汽车60%的价值来自于软件。换句话说,汽车将由软件定义

这与史磊芳的观点不谋而合:“未来决定车辆的不再是传统的技术与性能指标,而是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软件技术。”加入仓擎后,史磊芳也在推动项目落地中践行着自己的理念。

无人驾驶有很多应用场景,而仓擎直接感知到市场的急需,深耕机场、港口、生产物流园区等工业场景的自动驾驶是最快能实现落地、创造商业价值的领域,快速实现了多车型无人化商业落地。

比如仓擎智能近年来积极参与港口智能化建设,在港口集装箱智能水平运输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目前仓擎IGV水平搬运平板车可以自主完成定点停车、路径行驶、自主泊车、货物装卸、转向操作、混行调度等任务。

IGV水平搬运平板车为港口提供了切实可行的集装箱无人转运技术方案,充分利用现代汽车制造技术、5G网络技术、无轨导航定位技术、港口集装箱装卸优化等理念,重点解决了港口智能化改造过程中所遇到的多种技术性和安全性问题。

基于深厚的技术积淀,史磊芳先后参与了北部湾和安徽合肥港IGV整车开发及验证完成,目前公司与合肥港、新加坡港、北部湾等达成项目合作,为其提供无人驾驶水平搬运平板车(SingMover)无人集卡和相关配套服务。

今年上海疫情的反弹,促使“无人化”需求爆发。仓擎联合安徽合力集团紧急协调运输车辆,日夜兼程将全国首台大运力小区物资无人配送车从安徽合肥送至上海普陀抗疫一线,经过工程师远程部署及线路测试,在短短6天内完成了12个配送点位设置和运营培训交付。

仓擎大运力无人配送车

这款大运力无人配送车由L4级自动驾驶牵引车和托板组成,牵引力可达10吨,它搭载仓擎自研的SingDrive™自动驾驶域控制器,兼具精准定位、感知、导航和人工智能算法,相对于目前市面上无人配送车载货量更大,场景应用更丰富,且可实现全天候24小时“风雨无阻”式运行,在关键时刻帮助社区解决疫情防控最后百米物资配送等难题。

如今无人驾驶进入了商业化下半场,国内玩家众多,如何在这个赛道行稳致远?“壮大自身实力是根本,把技术做扎做实,才有去市场竞争的底气。在场景落地方面,我们也在积极响应国家政策,不断储备人才,加大科研投入。”史磊芳说,无人驾驶是智能化到无人化的渐进式推动,我们需要市场与社会对新技术有适应和接受期。

在无人驾驶群雄逐鹿的今天,仓擎智能的每一步都走得清晰、明确,打造了一个又一个成功案例。心无旁骛的同时,它也在自我突破,在最短时间内有效地将核心能力输送到有需要的地方,正是其使命所在。

新闻中心

实时了解公司动态

立即查看